金融危机下的美国股市和中国楼市
2020-03-19 21:52:19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金融危机下的美国股市和中国楼市

  

文/杨国英


美股有危险,A股没有!

 

我们的危险,不在股市,而在楼市!

 

——这两句话,是我这段时间一直思考的。

 

事实也证明,在美股崩溃的最近一个多月,A股跌也跌了,但跌幅却在全球主要市场中最小。

 

A股最抗跌,没别的原因,泡沫小而已。

 

其实,任何资产价格的崩溃,无论是股市、还是楼市、虚拟货币、乃至17世纪的郁金香,触发原因有很多,比如这次是疫情,但根本原因还是资产本身的泡沫。

 

之于当前的疫情局势,全球性的金融危机,事实上已经存在了——未来,如果一个月内,疫情能够相对控制住,确诊总量能够形成拐点,那么,这次的金融危机,也就是一次中量级的金融危机。

 

如果一个月内,疫情继续蔓延,确诊总量依然呈显著增长的势头,尤其是,如果东南亚、非洲和南美洲的疫情失控(目前基数最小),那么,这次的金融危机,将是一次重量级的金融危机。

 

中量级的金融危机,资本市场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修复。

 

重量级的金融危机,再乐观,也需要两年以上的时间修复。

 

而无论是中量级、还是重量级的金融危机,资产价格之所以暴跌,核心在于流动性危机,这会导致信用收缩——这是单纯降息所无法解决的!

 

而如果重量级的金融危机真正爆发,事实上,这是有一定可能的,那么,全球两大经济体,中美之间,美股的股市仍将暴跌,而我们最危险的,其实不是股市,而是楼市。


金融危机下的美国股市和中国楼市

  

1,股市是美国规模最大的资产,楼市则是中国规模最大的资产。

 

美股处于历史性的高位,A股相对处于历史性的低位。

 

美股的总市值约是A股的4倍,约为30万亿美元。但是,中国楼市的总资产却高达400万亿人民币。

 

美股存在较高的杠杆,主要是上市公司借债回购。

 

中国楼市存在较高的杠杆,主要是购房者按揭贷款。

 

2,美股和中楼,都是现金流回报较差的资产。

现金流回报,核心在于持有资产本身提供的现金回报。

 

注意,过去10年的美股大牛市,主要是由前20大科技互联网股带动的,这些上市公司,体量超大,长期保持业绩高增长,所以市场一直给予较高的市盈性。但是,有一个大BUG,现金分红少,股息收益率近似于无。

 

这就意味着,流动性危机之下,投资者持有这些股票,是无法带来现金回报的。

中国楼市也是这样,现在的A股,3%以上股息收益率的股票,比比皆是。但是,放眼全国所有城市的楼市,没有一个年租金收益率能够达到3%以上——当然,我说的是住宅!

 

没有危机,投资者偏乐观,倾向于拥抱预期高增长的资产——过去10年,美股和中楼,均是如此。美股,是拥抱科技互联网的预期高增长,中楼,是拥抱城市化率的预期高增长。

 

但是,危机一旦发生,投资者偏悲观,倾向于持有现金、或是能够提供现金回报的资产。

 

更何况,既有的预期,已被打破,或已遭逢临界点。美股的科技互联网高增长,已被疫情打破,而助推中楼的城市化,其实已经被透支。

 

是的,最近1个月,楼市确实在回暖,这是春节效应被疫情打破的后延,其实,没有必要当回事。

 

我们需要担心的是,如果这次全球性疫情进一步蔓延,重量极金融危机爆发,那么,中楼或将是全球继美股之外最大的风险。


金融危机下的美国股市和中国楼市

  

原因很简单——全球疫情蔓延,经济急速下挫,我们的出口型企业、或深度参与全球供应链的科技企业,怎么可能不受影响,继而导致这些行业的薪资、就业遭受影响。

 

这时候,现金资产占比过少的家庭,怎么才能度过危机?何况,房贷支出,还是许多家庭最大的支出项呢?


更多精彩内容,可以移步至微信公众号“国英观察(公众号ID:ygyobs)~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