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民币为何现在才纳入SDR?
2015-12-02 13:21:54
  • 0
  • 1
  • 8

杨国英(公众号:ygyobs)

人民币为何现在才纳入SDR?

纠结多年,人民币终于成为SDR货币篮子中的一员——1130日,IMF主席拉加德宣布,正式将人民币纳入IMF特别提款权(SDR)货币篮子,决议将于2016101日生效。并且,人民币在SDR的权重为10.92%,仅次于美元和欧元。

这完全是预料中事。对于人民币纳入SDR,纯粹的理论派可能会动辄拿中国经济体量、人民币贸易结算现状、人民币汇率浮动空间扩大说事,认为人民币最终纳入SDR,是由中国经济的实力所决定的。

这种说法没有错,但是,还是没有触及到问题的根本。事关一国货币能否纳入SDR,实力仅是其一,更为重要的还是事实层面的博弈。没有事实层面针锋相对的博弈,即便你再具实力,在审定标准相对弹性之下,人民币也依然很难纳入到SDR,因为其背后涉及复杂的政治考量,否则,以中国经济体量之大、人民币贸易结算急速上升而论,人民币早应在2010年、甚至更早纳入到SDR

人民币的主动出击,通过牵头组建金砖银行、尤其是亚投行(亚洲版IMF)拓宽人民币的辐射范围,这才是人民币此次纳入到SDR、甚至连美国也不得不投赞成票的关健原因所在——其内在的逻辑是,你不将我纳入SDR,我就另辟版图,而且这将挤压你原有的版图。

博弈才有可能赢得空间,具备实力的博弈,才能让你不得不让步。对此次人民币最终纳入到SDR,我们除表层的形而上认知之外,更应形成上述内在认知逻辑。否则,此次人民币纳入到SDR,极有可能会成为中国经济沉重的翅膀。

不喜反忧,这是不是杞人忧天?当然不是。请注意,IMF最近的评估报告显示,“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升值,与基本面保持一致,不过升值幅度尚不足以消除其‘中等低估’(5%10%)的状况。”其言下之意为,即使IMF、以及美国不得不让步将人民币纳入到SDR,未来人民币汇率仍应该尽快实现市场化,以便于让人民币进一步升值。

这种由IMF预设的、也是部分学者所误认为的理想化路径,以当下中国深处前所未有的结构性转轨区间而论,是万万不能走的,也是走不得的。

任何一国货币的国际化,均会遭遇所谓的三元悖论,亦即在货币政策独立性、汇率稳定性和资本完全流动性三者之间,最多仅能“三选二”。这在大国货币政策必须独立的前提下,某种程度上,人民币纳入到SDR,未来要么选择限制资本流动性,要么选择容忍人民币汇率的不稳定。

这两大选项均是迷途,人民币不是美元,基于历史原因,美元至今享有来自全球的铸币税,故而他可以容忍美元汇率的不稳定,中国同样也不是部分中小规模经济体,为了维护汇率稳定,而选择限制资本流动性。

理想化的路径预设,在学理上可能讲得通,但在实际运营却必出状况,日本即是前车之鉴。日本在上世纪80年代,为了确保其货币政策独立性和资本完全流动性,完全放弃了汇率稳定性,任由日元急速升值(有被动因素),其结果迎来了失去的20年。

人民币纳入SDR,切不可成为中国经济沉重的翅膀。基于中国经济仍处下行通道之现状,人民币汇率可以加大浮动区间,但切不可完全市场化、更不可被动升值,资本流动限制可以逐步放宽,但仍不可彻底取消。一句话,里子永远比面子更重要,我国货币政策需要的是调和和实用,而不是过于理想化!

 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